一个喜欢写字的人

【一八】《佛爷觉得成精很麻烦》01(成精梗)

01.   


     这长沙城里无人不知,齐家的神算子是只白毛花斑豹子,虽说本是只吃肉的精怪,但却从不伤人,每每是只豹子的模样,还叼着钱袋跑去城中卖肉馅饼的摊子排队买吃食,据他自己说,是好吃口热的。

  一只不吃人的豹子有何可怕?

  久而久之,齐铁嘴无聊时便化作白毛豹子出去闲逛,走在大街上也无人闪躲,天气好时,他更是常常化了形,在算命的摊子前头趴着,叼着自个儿的尾巴发懒,不一会儿就蜷着睡着了。

  要说眼下这世道,能化人的精怪遍地行走。长沙鼎鼎有名的九门里,有半数都是长尾巴的。

  齐八爷,齐铁嘴是只豹子人人皆知,而红老板,二月红则是条赤色大蟒,记得一回梨园来人滋事,满堂宾客眼一眨的功夫,那闹事的三四人便叫一条红鳞长尾抽出门外,台上赤蟒披着凤冠袍子,满身油彩,吐着信子唱完一首蓝桥会,这才游下台去。

  其余还有吴老狗是条獒犬,解九爷是只狐狸,齐铁嘴与二五九三人既都是妖,关系也自然好,常常凑成一桌麻将。偶尔打的着急上火,那狗五便汪一声化了原型,然后再在分秒间变回来,大家也是习惯了。

  在长沙城里,齐铁嘴作为一只豹子的日子过的平静舒坦,他天性豁达,不爱记挂,却独独有一事叫他惦念许久,回回想起来心里就爪挠似的痒痒。

  张大佛爷,张启山,究竟……是个什么妖怪?

  齐铁嘴知道佛爷和副官都绝非是人,精怪彼此间都嗅的出气味,从齐铁嘴见张启山的第一天,他就嗅出此人身上的古怪……私下里,解九说,这来自东北的精怪个个体型庞大,生性凶猛,常常生吃人,齐铁嘴看张启山平时那随时随地就好拔枪的样也确实符合,只是他来长沙已有七载,却从未在人前示过原型,齐铁嘴自然也越发的好奇。

  “佛爷,你就告诉我吧,你的原型究竟是什么?”

  这日,齐铁嘴又忍不住凑着张启山问,这张大佛爷还在看着公文,一抬头看他搓着手两眼放光,笑道:“知道了于你有什么好处吗?”

  “我还没见过东北来的妖怪,自然是要长见识……长见识嘛”,齐铁嘴说着说着耳朵都现了出来,又长又绒的白尾亦然在褂子底下小幅度摆着。

  张启山气笑了,出手如风,一把捏住这豹子的耳朵,直叫齐铁嘴疼的嗷一声亮出牙来。

  “八爷还是莫要好奇了”,张启山丢下一句,又替齐铁嘴顺了顺毛,手法十分上道,算命的头上的耳朵立马舒服地耷拉下来。

  齐铁嘴心里大骂耳朵不争气,卖主求荣,收了这豹子的形,不依不饶地追问:“佛爷你一表人才,英俊非凡,想必化了形也是威风凛凛呀,今日何不让老八开开眼呢?”

  佛爷不理他,低头继续看公文,齐铁嘴又碰了壁,心中岔岔道:“叫你不说,看我讨了法宝来治你。”

  于是乎,齐八爷便当真弄来了化形符,此物本是荒蛮年代道士讨伐那些吃人妖怪的法器,因现今世道和平,此符便也罕见了,齐铁嘴花重金弄来了这宝贝,琢磨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给张启山拍上……反正他是豹子,生来便是飞腿,不怕到时候跑不掉。

  齐铁嘴心里定了主意,接下来便是等待时机……在张家府邸的时候总归是不行,副官要拔枪;在二爷家打牌也不行,万一佛爷原型有异,他这么一搞岂不是让佛爷在其他当家面前丢了面儿?要不就在自家盘口......可小满是个寻常人,到时可别给吓出病来……

      齐铁嘴左想左不行,右想右不是,这么纠结了数日,却忽然听闻二夫人这月蜕皮不畅,染了肺病,在家躺了数日竟是不好,急的向来温和的二月红都几欲吞人......

  “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到现在才说!?”

  齐铁嘴听小满说完红府的事,唰的站起来,小伙计只觉眼前白尾一晃,自家爷已然化了原形奔出门外,齐铁嘴平日里散漫惯了,但毕竟生来是只豹,在街上跑的飞快,不一会儿就到了红府。

  “二爷!”,豹子不等下人通报,直奔里厅而去,谁知一进去就见一狐一狗都在那儿守着,旁边还站着身着军装的大佛爷。

  张启山见惯了懒洋洋的齐铁嘴,此回还是头一遭看他四肢舒展开来奔跑,奇道:“老八你这么急做什么?”

  “哎呀佛爷,你有所不知”,齐铁嘴说着,抻了一下身子,四只大爪子扒着地:“二夫人是蛇,这蛇蜕皮不畅可是大事呀,严重起来会有性命之忧……二爷呢?”

  “老八。”

  正说着,二月红自里屋推门出来,满面忧色:“你来了。”

  “夫人怎样?”,齐铁嘴饱读群书,知道这其中厉害,问的很急。

  二月红叹了口气:“还在睡着,咳的厉害,行走也有些困难。”

  “老八你莫急,有法子可以医治”,解九在旁舔着爪子:“近日在北平新月饭店有一草正在拍卖,名曰鹿活草,于人有吊命奇效,于妖也可治百病,乃是当世奇珍”

  “这么神奇?”,豹子摆起尾巴。

  “恰逢我手上也有邀请函”,张启山从怀里掏出张邀请函,齐铁嘴眼尖,一眼瞄到上头写着的分明不是张启山,而是彭三鞭。

  “这邀请函是你的吗,佛爷?”

  “现在是我的了”,张启山笑出两个酒窝,一旁的一狗一狐不说话,心想去抢邀请函那场面还是不和老八说的好。

  二月红一拱手:“这回多亏了佛爷九爷还有五爷的鼎力相助,丫头这病才有着落,此搬恩情二月红无以回……”

  “以你我的关系,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”,张启山抬手止住二月红的话头:“接下来我们只管弄到药就行。”

  “佛爷你说起来轻巧”,齐铁嘴坐定:“咱们假冒别人上人家的地界儿抢东西,光是想就凶险万分吧。”

  张启山笑笑,抓来这豹子的尾巴在手里捏着,很快就叫齐铁嘴舒服得骨头都要酥了。

  “谈何假冒?”,张大佛爷道:“那姓彭的是人非妖,而我们几个,本来也只是披着人皮,就由我当一回彭三鞭,又如何?”


评论(26)
热度(481)

© -眯眼-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