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喜欢写字的人

脑一下11集的醉酒



  沈巍并没有完全醉倒。

  赵云澜扶着他回房的路上清楚的感知到了这件事,一个真正醉倒的人是使不上力气的,换言之,如果沈巍已经完全断片,他整个人应该会挂在赵云澜身上,好歹一个一米八的男人,绝不该只有这点分量。

  赵云澜想到刚才沈巍那英勇就义的神情,险些没笑出声,轻声道:“谢啦沈教授,知道我胃疼,还用这种苦肉计来帮我解围。”

  沈巍闭着眼没回答他,他其实并不怎么上脸,然而因为肤色白,沾了酒精后还是难免有些发红,尤其是耳垂,走出一段路之后便红了个彻底。

  赵云澜这辈子上过的酒桌无数,他号称千杯不醉,自然也送过不少酒鬼回家,这还是他头一次碰到这么安静的。他将沈巍半拖半抱的带回房间,这个人从始至终没有一丝动静,直到他帮着脱去沈巍的鞋子,一转头,却发现沈巍早已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,正在用一种极深的目光盯着他看。

  过了几秒,赵云澜简直有点发毛了。

  要说沈巍这人,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,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,赵云澜还是头一次看到他面目表情时的目光,生生把他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油条看得打了个寒颤,赵云澜心里不自觉就窜出一个念头,怎么感觉,这人跟要吃了他似的?

  “你醒啦,不能喝还喝,你也太——”

  赵云澜自顾自地打着哈哈,想着要还被人捡回家的人情,准备也给沈巍倒杯热水,结果他这边身子刚一动,沈巍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力气大的惊人,赵云澜躲避不及,硬生生叫他直接摔在了床上,只顾着喊了声疼,上方的光线忽的便被人挡住了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沈巍一只手按着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安静地摘掉了眼镜,即便是背着光,赵云澜也能看看出他的眼神就像两把刀,这么直直看过来的时候,便是要把他剖开了。

  赵云澜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一个大学教授,平时得有多压抑发起酒疯才能是这德行,他看着沈巍将眼镜扔在一边,干笑道:“我说,沈教授,看不出来啊,您这酒品,这么辣啊。”

  几乎像是为了证明给他看一样,赵云澜话音刚落,沈巍用力地掐住他的脸颊,说是亲吻,不如说是在撕咬他的嘴唇,只第一下赵云澜便觉得自己出血了。麻烦事太多,他有阵子没干过这事儿,呼吸很快便粗重起来,凭借着本能将舌头送上去,然而在沈巍嘴里,赵云澜却只尝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。

  赵云澜低低喘了一声:“沈教授,你他妈是没吃饱啊。”

  沈巍顺着他的嘴唇往下咬,舌头划过胡茬,移到喉咙上,又是一口。这一回赵云澜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,终于本能地开始挣扎,结果第一下下去他就发现不对,沈巍按着他的动作极其坚决,别说是挣不开,沈巍似乎还被他的反抗激到了。

  赵云澜只觉得腰上一凉,沈巍的指头顺着衣服滑进去,掐在上头,用的力气不大不小,正好能将他牢牢按住,那个平时讲话彬彬有礼的大学教授在光下毫无声息的盯着他,眼睛里漆黑一片,但深处又好像着了一把火。

  赵云澜看清他嘴唇上还沾着自己的血,兴致一下便上来了,他正打算把沈巍的脖子勾下来,然而这人却像是忽然断了电,一头倒进他的怀里,赵云澜推了他一把,沈巍从他身上翻下来,苍白的脸上红晕还在,四肢却都绵软不堪,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刚刚那个差点要把他生吞活剥了的人。

  “你说你这酒疯发的——”

  赵云澜叹了口气,心里既觉得可惜,同时又有点心疼沈巍的身体,他随意将手往沈巍的额上一放,本就是下意识地想要试一试,却没想到触手的温度叫他差点没跳起来。也不知道这个沈教授是怎么回事,身上看着一点汗都没有,但额上的温度摸起来少说也上四十了,赵云澜大吃一惊,二话不说穿了鞋就直奔隔壁屋里,把还在和小郭他们聊天扯淡的林静给拖了出来。

  这整个过程里,赵云澜完全没意识到刚刚沈巍究竟在自己脖子上留下了什么,直到林静给沈巍吊上救急用的退烧药,在旁边急的团团转的赵云澜忽然撞上自家下属促狭又明白的目光,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要去捂脖子,却已经来不及,只见林静推了一下眼镜,意味深长挑了一下眉毛:“唉,我就说,到哪儿都能相见,这可真是天赐的缘分呐。”

  屋内沉默片刻,最后赵云澜看着他笑了一下,一脚就把林静踢出了门。

  “小兔崽子,也不知道是谁给你们发工资。”

  赵云澜忿忿地将门关死,回来将挂水的流速调漫,坐在床边看着沈巍那张睡着后意外沉静的脸发呆。

  回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,赵云澜感慨,果然,他和沈巍之间会走到这一步,不只是一见如故,简直可以说是命中注定了。

  面对这个人,某种熟悉感总是在他内心的深处雀跃着,那是一种欢喜,似乎是在因为两人的重逢而高兴。

  赵云澜苦思冥想,仍然想不出个头绪,他摸了摸脖子,被沈巍啃咬过的地方还有些刺痛,这幅样子无论如何也是没法见人的。

  赵云澜叹了口气,伸手想去拿回自己的外套穿上,余光里却又瞧见沈巍发白的脸,就这一眼,他手上的动作便直接背叛了自己的初衷,就在赵云澜要把外套给沈巍披上的时候,他忽然嗅到一股熟悉的气味,本不该出现在这里,直呛得他眉头一皱。

  赵云澜凑着外套又闻了一下,瞬间被刺激的味道激的别开了头。

  幽畜,这是幽畜鲜血的味道。

  赵云澜一惊,脑中电光石火有了一个闪念,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沈巍,半晌,却又像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荒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沈巍就是黑袍使,这有可能吗?

  他想,这个刚刚还在和他耳鬓厮磨的人,就是那个冷面无情的黑袍使,这他妈可能吗?

  赵云澜一时间觉得脑子里纷乱异常,他找不出个确切的答案,怎么想怎么觉得可笑,最后,只能将外套又盖回了那人身上。

  无论如何,总有一天,他会想清楚。

  而在那之前,他们也总会再见面的。


评论(14)
热度(704)

© -眯眼- | Powered by LOFTER